正在筛选分类: 政治

苏联瓦解前,有人在广场上发传单,警察过来查看,只不过是一张白纸,问怎么回事?发传单的人说:每个人都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独立页面

作者: 鲁迅

摘录以记念故去的刘晓波先生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作者: 李银河

文革后这四十年,我国的社会生活渐渐恢复正常,整个国家从非理性状态渐渐回归了理性,国家越来越富强,人们的心情也越来越轻松愉快,在世界各国的横向比较中,中国人是对未来生活持乐观态度占比最高的国家。在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安全感,不会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而受到刑法制裁、行政处分和思想批判。说绝大多数而不说全部,是因为尚有少数例外事件偶尔发生。

作者: 李银河

今天(2017年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京召开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通则甫一公布,即引起极大争议。

原文: 不负这个时代 一一 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 泡泡网 (墙外链接)

对自由的渴望是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觉醒的标志。而在一个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信息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由的缺失。就像鱼缸里的鱼、羊圈里的羊认为鱼缸就是大海、羊圈就是世界一样,在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中行走的人们,也认为他们所见的信息就是宇宙全部的真相。

作者: 中国青年报 兰天鸣

王锦兰离婚后不久,法院送传票的人登门造访了。她忽然成了欠人钱财的被告。

Kings are taught to be a good king, politicians leans to be a good liar.

Augustus S.Lee

独立页面

作者: 林奇视角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笼统看,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但细想一下,恐怕没那么简单。

明白为什么“仗义”每从“屠狗辈”,也许就会懂得为什么所谓负心,多是读书人了。

作者: 王子君

土地就那么多,不分,人就要饿死;分,过个几十年,人就牢牢地长在土地里,其他人慢慢饿死。等到饿死的人足够多了,没饿死的人就会用刀把土地再分一次。

我们总是为加足马力开工的工厂感到高兴,那是繁荣的象征。可是当工厂生产出来的罐头没人买怎么办?不要紧,生产子弹,子弹一定有人买的。

作者: 陈沅森

从1927年秋收暴动,入井冈山搞武装割据开始,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一直是沿袭“打土豪”的办法,解决军粮军饷的。他们每“解放”一个地方,便把那里的地主通通杀掉,夺取他们的财富充作军粮军饷。1949年后,财政危机相当严重。“土改”的第二大目的是:用地主的鲜血,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自从“土改”将谋财害命、杀人越货,颠倒为备受赞扬的“正义事业”之后,人心涣散了,传统道德观念崩溃了,代之而起的是自私自利,相互争斗,尔虞我诈,道德沦丧。请看今日之中国,人欲横流、物欲横流,追本溯源,“土改”难辞其咎。

党治并不是正常政治,它是不愿意有多党存在,而且是否认多党存在的。它是某一党获得政权之后,就高唱”以党治国”实行一党专政,视国家为一党之私有。于是把国家的官吏、军队和警察,近其变为党的官吏、军队和警察…因此机关有党部,军队有党部,警察有党部,学校有党部。

张澜 《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中国人从小就被灌输一种价值观
个人的教育和知识越高,他们的见解和趣味就越不相同,而他们赞同某种价值观的可能性就越小。如果我们希望找到具有高度一致性和相似性的观念,必须降格到道德和知识标准比较低级的地方去,在那里比较原始和‘共同’的想不通与趣味占统治地位。

哈耶克

独立页面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中国的民众应该也不例外。当我们自身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会思考:到底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理想之家。如果说,你给我什么样的家居,我就随遇而安,什么都不去想,那么就不会有积极的欲望和希望推动整个社会进步的动力。

原研哉

独立页面

The whol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fools and fanatics are always so certain of themselves and wiser people so full of doubts.

Russell

独立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