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筛选分类: 政治
每次看见蓝得让人惊讶的天空时,总是不敢相信在相同的天空下,有的地方正在发生战争,有人正死去或受到他们欺凌。

伊坂幸太郎 《金色梦乡》

独立页面

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是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埃里克·霍夫 《狂热分子》

独立页面

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在这种背景下,清官和恶棍的混合比率(即清官少,恶棍多)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定向选择的结果。恶政好比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吴思 《潜规则》

独立页面

作者: 赵燕菁

改革就是一系列选择。但哪个选择真正改变了历史,当时并不一定看得清楚。“土地财政”就是如此。从诞生到形成,它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设计。甚至“土地财政”这一名词,也是后来才想出来的。但正是这个来路不清、没人负责、甚至没有严格定义的“土地财政”,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中国城市的面貌,甚至成为了全球经济成功与问题的根源。

孩子,我要求你用功读书,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的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龙应台 《亲爱的安德烈》

独立页面

太上下不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胡适 《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独立页面

校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序,就是看这个国家的“敌人”落到它手里之后,权利有没有得到保护。

刘瑜 《民主的细节》

独立页面

想让所有的人满意,是不可能的。

只让一部分的人满意,是不公平的。

故政治的目的,恰恰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通通不满意一一却勉强可接受。

台湾中国国民党青年团总团长、台湾中国国民党中常委长 黄执中

独立页面

作者: 君临

在两百年前(1800年前后)的欧洲,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在能源(蒸汽机技术革新,推动了煤炭业的发展)、材料(冶铁业)、交通(火车和轮船)、金融(银行的出现)等四个方面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傲视全球。很快,这些技术传播到欧洲大陆,荷兰、法国也先后富裕了起来。

在这些先富起来的欧洲贵族眼里,此时的美国,正如20年前世人眼里的中国。

今天,不少人都有一个遭遇,就是不仅难以与父辈言政治,与同辈也多难以言政治。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政见不一,政见分歧,而实质不是。难以相言的实质是处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他们之间的相异是不同历史时代的分野;一边是已进入现代国家观念:个人与社会先于国家,所有个人普遍的权利、尊严与幸福首先需要得到保障与尊重,否则就是国家失职乃至失去合法性;一边是还滞留在古代国家观念:国家先于个人与社会,无国便无家,所以国家利益、国家强大比个人幸福、权利和尊严更重要,若个人、家庭的幸福有所改善,则是国家的莫大恩赐,理当感恩戴德。

当年的文革之初,很多人,包括知识分子,各级领导,还有当时的团中央,都不认为这场主要由普通群众参与的运动会和他们有关,他们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内心从来没有把自己划分到“普通人”一列。所以虽然是领袖至大,然而大多数还保留了话语权的人对此保持了沉默和纵容。结果他们轻视了暴民的力量,轻视了无恒产者不被约束的破坏欲望。最终把他们打倒在地,让他们万念俱灰的正是他们以为可以轻易控制的爱国学生小将们。今天你们以国家为诱剂,不加约束的释放无脑的爱国小将,明天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如果这种无脑式的爱国运动席卷大地,就根本停不下来。官员、名人、企业家、社会上层人士、中产和富豪,在一开始的爱国主义情绪发泄完毕后,将成为无恒产者的底层民众最有破坏欲望的目标。

微博: 风中疾走

独立页面

作者: 秦珍子

作为计生干部,她是连年的先进工作者。作为母亲,她刚刚失去独生儿子。

多年前,她毅然放弃腹中的二胎。如今,她对未来忐忑不安——

福利主义是过去一百年来民主走向民粹化的产物,它肇始于对社会最底层饥民的救济,而在那个基础上,步步升级,民主代议制度使政治家无止境地迎合民粹,不断使国家福利升级,从最开始的救济饥民,到公费医疗,到国家养老,再到无条件最低收入,政治家无底线地向民粹主义让步,须知国家原本并没有钱,所有福利经费都是来自于富人和中产阶级的缴税,越陷越深的福利体系使许多国家的债务状况步步恶化,这种养懒人的伪善体制,最终只能使整个社会全体走向贫困,实践证明它的衰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