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筛选分类: 文学

艺术是孤独的产物,因为孤独比快乐更能丰富人的情感。

罗丹 ​​​​

独立页面

作者: 吴念真

那天夜晚,父亲一手撑着我的肩膀,一手拄着拐杖,小心穿越周末熙攘的人群,走过长长的街道,带我去看了一场电影。

一路上,当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和父亲以及一群叔叔伯伯,踏着月色去九份看电影的情形时,父亲正好问我:“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九份看电影?”

Once a new technology starts rolling, if you’re not part of the steamroller, you’re part of the road.

Steward Brean

独立页面

人们相互蔑视, 又相互奉承, 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 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

——马克·奥勒留《沉思录》 ​​​​

独立页面

作者: Langston Hughes

When Bill was very young, they had been in love. Many nights they had spent walking, talking together. Then something not very important had come between them, and they didn't speak. Impulsively, she had married a man she thought she loved. Bill went away, bitter about women.

Yesterday, walking across Washington Square, she saw him for the first time in years.

There is only one heroism in the world: to see the world as it is, and to love it.

Romain Rolland

独立页面

作者: 余秀华

我准确地记得这个日子,如一个红扑扑的红富士苹果在日子的枝桠上长了出来。基于这个日子,我也会想起结婚的日子,就在明天,也是巧了。真正的好日子和虚幻的好日子连在一起,生活的嘲讽里也带足了美意。结婚的日子是蓄意选定的,离婚的日子如同随意翻开的一张扑克牌,但是给人安慰。

作者: 韩愈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作者: 余华

柏油马路起伏不止,马路像是贴在海浪上。我走在这条山区公路上,我像一条船。这年我十八岁,我下巴上那几根黄色的胡须迎风飘飘,那是第一批来这里定居的胡须,所以我格外珍重它们,我在这条路上走了整整一天,已经看了很多山和很多云。所有的山所有的云,都让我联想起了熟悉的人。我就朝着它们呼唤他们的绰号,所以尽管走了一天,可我一点也不累。我就这样从早晨里穿过,现在走进了下午的尾声,而且还看到了黄昏的头发。但是我还没走进一家旅店。

作者: 亦舒

连我这样年纪的人,都认为女性其实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先搞身心经济独立,然后才决定是否要成家立业,希望工作可与家庭并重。

不知恁地,年轻一大截的小朋友却表示渴望做金丝雀,受保护、被宠爱、一生毋需挣扎,生活有人照顾。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另外一种营生,在这地球上,每一件事都有阴暗面,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毋需要付出代价。

作者: 王小波

朋友寄来一本书,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备忘录》,我正在看着。这本书是他的讲演稿,还没来得及讲,稿也没写完,人就死了。这些讲演稿分别冠以如下题目:轻逸、迅速、易见、确切和繁复。还有一篇"连贯",没有动笔写,所以我整天在捉摸他到底会写些什么,什么叫做"连贯"。卡尔维诺指出,在未来的一千年里,文学会继续繁荣,而这六项文学遗产也会被发扬光大。我一直喜欢卡尔维诺,看了这本书,就更加喜欢他了。

我们日复一日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所谓卓越,并非指行为,而是习惯。

亚里士多德

独立页面

作者: 君达乐的慢先生

老常那具干瘦的裸尸横躺在床上的一次性台布上,他支棱着柴火一般的四肢,每一个关节都扭曲到令人不适的程度,如同一只刚刚被烈药喷死的巨大昆虫。下的药似乎还是不太够,老常挣扎了很久,两边的脚踝因为摩擦,竟然都血肉模糊了。脚下的台布已经破了,失禁的排泄物沾染到床单上。早上吃的粥从他的口鼻中渗出来,他的头垂在床沿,掺杂着血丝的粥液沿着颧骨缓缓地向他的眼睛进发...

作者: 无明之痴

坠落……不停往下坠落着……就好像在滑翔一样……他从未如此高兴,激动,他居然也在有生之年变成了泰戈尔笔下,一只能飞翔的鸟!

自那以后没人知道高岩去哪了。

我猜,他大概变成了他笔下一只鸟罢了。

我听说人的一生, 既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 也不是那么坏

Siri

独立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