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人都爱自己的国家,仇视别的国家,就容易发生战争。所以普世价值里没有爱国这一条。要用爱人代替爱国,对世界和平更有好处。既爱国又爱民是最好,但是有时候爱国和爱民有冲突,我们应该选择爱民而不是爱国。当然,政治家可能不是这样想问题的,他们多半把爱国放在高于一切的地位,把爱国变成了热爱国家政权。

茅于轼

 
国人习惯地把个人的命运依附于”国家”的兴衰。这在原则上似乎没有问题。但是由于从来没有真正实现”民治、民有、民享”,代表国家的政府不一定代表具体的百姓。于是统治者太容易以”国家”的名义侵犯百姓的权益。

资中筠

 
治理国家有正道,这个正道就是宪政民主。宪政民主最重要的四个方面,可以视为宪政大厦的四块基石是:宗教与信仰自由、言论与新闻自由、民主选举、司法独立及司法性质的宪法审查制度。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健康治理,这四大制度基础都不是可有可无的;少了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把国家治理好。

张千帆

 
如果我们小心翼翼地回避与权力的冲突,仍难以避免遭受专政或维稳体制的压迫,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更明智、更安全的做法,或许还是大家站一起站出来反对这个野蛮和反人类的专制体制,一起开启和推动中国从专政向宪政的转型。唯有在一个权力受到限制和约束的宪政国家,我们和我们的亲人才能真正获得人之为人的安全、自由和尊严。

张雪忠

 
只有驯服了政治权力,人类才最终驯服野性和兽性。对政治权力的驯化,包括两个过程。一是在宪政架构下通过以权力制约权力根除独裁,从而根除独裁可能导致的暴政;二是在人民主权理念框架内通过以公民权利制约政治权力实现对政治权力的驯化,根除政治权力可能导致的野蛮和残忍。

于建嵘

 
中国缺贵族,什么叫贵族?自由和负责任的,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负责任的一部分人,这才叫贵族,真贵族,平常可以不干活,关键时候必须得流血。叫流汗的不流血,流血的可以少流汗。咱们中国所批判的贵族都是假的,平常不流汗,关键时候也不流血,还挺欺负穷人,那不叫贵族,那叫人渣!

周孝正

 
国家是一个给民众躲风避雨的地方,现在却被某些极个别人拿来谋利,为谋取个人最大利益,却无视众多民众切身利益和权利,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家?

张鸣

 
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真正的挑战是在什么时候呢?我想就是在将来,是在改革启动之后,它很可能真的不反这个改革了,它说不定要求改革要求得比我们还积极了,因为它看到机会了,它可以将改革的口号和措施接过去,然后变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机会,甚至像上一轮改革最后那一段时间,将改革变为掠夺社会财富和民众财富的过程。

孙立平

 
党治并不是正常政治,它是不愿意有多党存在,而且是否认多党存在的。它是某一党获得政权之后,就高唱”以党治国”实行一党专政,视国家为一党之私有。于是把国家的官吏、军队和警察,近其变为党的官吏、军队和警察…因此机关有党部,军队有党部,警察有党部,学校有党部。

张澜 《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