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筛选分类: 其他

作者: 鲁迅

摘录以记念故去的刘晓波先生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作者: 李银河

文革后这四十年,我国的社会生活渐渐恢复正常,整个国家从非理性状态渐渐回归了理性,国家越来越富强,人们的心情也越来越轻松愉快,在世界各国的横向比较中,中国人是对未来生活持乐观态度占比最高的国家。在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安全感,不会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而受到刑法制裁、行政处分和思想批判。说绝大多数而不说全部,是因为尚有少数例外事件偶尔发生。

作者: 李银河

今天(2017年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京召开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通则甫一公布,即引起极大争议。

作者: 李银河

温饱是民生问题,性需求也是民生问题。我们不应当反性禁欲,就像我们不应当反对吃饭压制食欲一样。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性欲,就像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食欲一样荒诞。

原文: 不负这个时代 一一 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 泡泡网 (墙外链接)

对自由的渴望是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觉醒的标志。而在一个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信息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由的缺失。就像鱼缸里的鱼、羊圈里的羊认为鱼缸就是大海、羊圈就是世界一样,在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中行走的人们,也认为他们所见的信息就是宇宙全部的真相。

作者: 中国青年报 兰天鸣

王锦兰离婚后不久,法院送传票的人登门造访了。她忽然成了欠人钱财的被告。

作者: 林奇视角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笼统看,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但细想一下,恐怕没那么简单。

明白为什么“仗义”每从“屠狗辈”,也许就会懂得为什么所谓负心,多是读书人了。

作者: 王子君

土地就那么多,不分,人就要饿死;分,过个几十年,人就牢牢地长在土地里,其他人慢慢饿死。等到饿死的人足够多了,没饿死的人就会用刀把土地再分一次。

我们总是为加足马力开工的工厂感到高兴,那是繁荣的象征。可是当工厂生产出来的罐头没人买怎么办?不要紧,生产子弹,子弹一定有人买的。

党治并不是正常政治,它是不愿意有多党存在,而且是否认多党存在的。它是某一党获得政权之后,就高唱”以党治国”实行一党专政,视国家为一党之私有。于是把国家的官吏、军队和警察,近其变为党的官吏、军队和警察…因此机关有党部,军队有党部,警察有党部,学校有党部。

张澜 《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作者: 君临

在两百年前(1800年前后)的欧洲,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在能源(蒸汽机技术革新,推动了煤炭业的发展)、材料(冶铁业)、交通(火车和轮船)、金融(银行的出现)等四个方面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傲视全球。很快,这些技术传播到欧洲大陆,荷兰、法国也先后富裕了起来。

在这些先富起来的欧洲贵族眼里,此时的美国,正如20年前世人眼里的中国。

今天,不少人都有一个遭遇,就是不仅难以与父辈言政治,与同辈也多难以言政治。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政见不一,政见分歧,而实质不是。难以相言的实质是处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他们之间的相异是不同历史时代的分野;一边是已进入现代国家观念:个人与社会先于国家,所有个人普遍的权利、尊严与幸福首先需要得到保障与尊重,否则就是国家失职乃至失去合法性;一边是还滞留在古代国家观念:国家先于个人与社会,无国便无家,所以国家利益、国家强大比个人幸福、权利和尊严更重要,若个人、家庭的幸福有所改善,则是国家的莫大恩赐,理当感恩戴德。

作者: 秦珍子

作为计生干部,她是连年的先进工作者。作为母亲,她刚刚失去独生儿子。

多年前,她毅然放弃腹中的二胎。如今,她对未来忐忑不安——

福利主义是过去一百年来民主走向民粹化的产物,它肇始于对社会最底层饥民的救济,而在那个基础上,步步升级,民主代议制度使政治家无止境地迎合民粹,不断使国家福利升级,从最开始的救济饥民,到公费医疗,到国家养老,再到无条件最低收入,政治家无底线地向民粹主义让步,须知国家原本并没有钱,所有福利经费都是来自于富人和中产阶级的缴税,越陷越深的福利体系使许多国家的债务状况步步恶化,这种养懒人的伪善体制,最终只能使整个社会全体走向贫困,实践证明它的衰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