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hort.
正在筛选分类: 其他

Twitter: maylog

#转 不该成为新闻的新闻: 东南某大人物吃完饭后自己洗碗……

Original

独立页面

阮一峰 2009 年的一篇文章.

最后我想说,几十年以后,或者几个世纪以后,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大家会觉得网站备案、GFW、绿坝软件、诸如此类的事情,都是好事,因为它们让许多中国青年认清了这个社会的本质,不再对旧制度抱有幻想,开始期盼新制度的到来,从而大大加快了社会变革的速度。要是没有它们,许多人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对现行制度产生怀疑,从而进行彻底的反思,新制度就会因此少了许多支持者。统治者越是凶恶,其实越表明他的恐慌和虚弱,而历史就像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总是在耐心地等待被侮辱和被压迫者的胜利"。

作者: 鲁迅

摘录以记念故去的刘晓波先生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党治并不是正常政治,它是不愿意有多党存在,而且是否认多党存在的。它是某一党获得政权之后,就高唱”以党治国”实行一党专政,视国家为一党之私有。于是把国家的官吏、军队和警察,近其变为党的官吏、军队和警察…因此机关有党部,军队有党部,警察有党部,学校有党部。

张澜 《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今天,不少人都有一个遭遇,就是不仅难以与父辈言政治,与同辈也多难以言政治。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政见不一,政见分歧,而实质不是。难以相言的实质是处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他们之间的相异是不同历史时代的分野;一边是已进入现代国家观念:个人与社会先于国家,所有个人普遍的权利、尊严与幸福首先需要得到保障与尊重,否则就是国家失职乃至失去合法性;一边是还滞留在古代国家观念:国家先于个人与社会,无国便无家,所以国家利益、国家强大比个人幸福、权利和尊严更重要,若个人、家庭的幸福有所改善,则是国家的莫大恩赐,理当感恩戴德。
吴俊超, 201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