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hort.
正在筛选分类: 论文

这篇三万字长文可能是互联网上关于谷歌撤出中国叙述最为详尽的一篇,它通过事件回顾、原因分析和未来展望,辅以诸多案例,全景式再现了谷歌事件的真 实面貌,驳斥了所谓的“为人民屏蔽互联网”的谎言,指出既得利益集团以及政府高级官员假公济私才是谷歌和YouTube等世界知名网站被封锁的真正原因。 本文亦穿插回顾了中国新闻出版和互联网管制的历史和现状,最后提出了四点建议,希望对中国互联网环境的正常化有所助益。

作者: 秦晖

我认为一个社会应该有伪善机制,因为人性总是不尽善的。荀子很早就说过“人性本恶,善者为也”,善都是装出来的,你可以说他是提出了伪善的概念,但如果社会有一种机制,让好人能做好事,坏人至少不做坏事,或被迫做一些好事,那当然是有积极意义的。应该避免一种机制,使人表现得比他心里想的更坏。

作者: 李银河

文革后这四十年,我国的社会生活渐渐恢复正常,整个国家从非理性状态渐渐回归了理性,国家越来越富强,人们的心情也越来越轻松愉快,在世界各国的横向比较中,中国人是对未来生活持乐观态度占比最高的国家。在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安全感,不会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而受到刑法制裁、行政处分和思想批判。说绝大多数而不说全部,是因为尚有少数例外事件偶尔发生。

原文: 不负这个时代 一一 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 泡泡网 (墙外链接)

对自由的渴望是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觉醒的标志。而在一个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信息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由的缺失。就像鱼缸里的鱼、羊圈里的羊认为鱼缸就是大海、羊圈就是世界一样,在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中行走的人们,也认为他们所见的信息就是宇宙全部的真相。

作者: 林奇视角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笼统看,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但细想一下,恐怕没那么简单。

明白为什么“仗义”每从“屠狗辈”,也许就会懂得为什么所谓负心,多是读书人了。

作者: 王子君

土地就那么多,不分,人就要饿死;分,过个几十年,人就牢牢地长在土地里,其他人慢慢饿死。等到饿死的人足够多了,没饿死的人就会用刀把土地再分一次。

我们总是为加足马力开工的工厂感到高兴,那是繁荣的象征。可是当工厂生产出来的罐头没人买怎么办?不要紧,生产子弹,子弹一定有人买的。

作者: 赵燕菁

改革就是一系列选择。但哪个选择真正改变了历史,当时并不一定看得清楚。“土地财政”就是如此。从诞生到形成,它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设计。甚至“土地财政”这一名词,也是后来才想出来的。但正是这个来路不清、没人负责、甚至没有严格定义的“土地财政”,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中国城市的面貌,甚至成为了全球经济成功与问题的根源。

作者: 君临

在两百年前(1800年前后)的欧洲,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在能源(蒸汽机技术革新,推动了煤炭业的发展)、材料(冶铁业)、交通(火车和轮船)、金融(银行的出现)等四个方面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傲视全球。很快,这些技术传播到欧洲大陆,荷兰、法国也先后富裕了起来。

在这些先富起来的欧洲贵族眼里,此时的美国,正如20年前世人眼里的中国。

福利主义是过去一百年来民主走向民粹化的产物,它肇始于对社会最底层饥民的救济,而在那个基础上,步步升级,民主代议制度使政治家无止境地迎合民粹,不断使国家福利升级,从最开始的救济饥民,到公费医疗,到国家养老,再到无条件最低收入,政治家无底线地向民粹主义让步,须知国家原本并没有钱,所有福利经费都是来自于富人和中产阶级的缴税,越陷越深的福利体系使许多国家的债务状况步步恶化,这种养懒人的伪善体制,最终只能使整个社会全体走向贫困,实践证明它的衰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吴俊超, 201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