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hort.
筛选分类:政治

一个人愈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埃里克 • 霍弗

在新页面中打开

向往正常生活从来不需要什么复杂的理由。如一个姑娘发布摘头巾照片后留言:“我只是想要感受风”。

网易看客

在新页面中打开

毛泽东会见梁漱溟,蒋介石会见胡适,李克强会见周其凤:

在新页面中打开

Twitter: 張鐵志 T.C. Chang

很震撼的照片

Original

在新页面中打开

在新页面中打开

阮一峰 2009 年的一篇文章.

最后我想说,几十年以后,或者几个世纪以后,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大家会觉得网站备案、GFW、绿坝软件、诸如此类的事情,都是好事,因为它们让许多中国青年认清了这个社会的本质,不再对旧制度抱有幻想,开始期盼新制度的到来,从而大大加快了社会变革的速度。要是没有它们,许多人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对现行制度产生怀疑,从而进行彻底的反思,新制度就会因此少了许多支持者。统治者越是凶恶,其实越表明他的恐慌和虚弱,而历史就像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总是在耐心地等待被侮辱和被压迫者的胜利"。

China sets stage for Xi to stay in office indefinitely

某日, 一群中国人将一个行淫的妓女带到耶稣面前问如何处置, 并说按摩西律法, 她该被石头砸死. 耶稣和上次一样, 说: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 谁就可以拿石头打她. 众人一听, 为证明自己无罪, 争先恐后地拿起石头砸. 看着妓女被砸烂的尸体, 耶稣大哭: 我忘了国情不同, 可把你害惨了......

在新页面中打开

作者: 秦晖

我认为一个社会应该有伪善机制,因为人性总是不尽善的。荀子很早就说过“人性本恶,善者为也”,善都是装出来的,你可以说他是提出了伪善的概念,但如果社会有一种机制,让好人能做好事,坏人至少不做坏事,或被迫做一些好事,那当然是有积极意义的。应该避免一种机制,使人表现得比他心里想的更坏。

苏联瓦解前,有人在广场上发传单,警察过来查看,只不过是一张白纸,问怎么回事?发传单的人说:每个人都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在新页面中打开

作者: 鲁迅

摘录以记念故去的刘晓波先生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作者: 李银河

文革后这四十年,我国的社会生活渐渐恢复正常,整个国家从非理性状态渐渐回归了理性,国家越来越富强,人们的心情也越来越轻松愉快,在世界各国的横向比较中,中国人是对未来生活持乐观态度占比最高的国家。在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都有了安全感,不会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而受到刑法制裁、行政处分和思想批判。说绝大多数而不说全部,是因为尚有少数例外事件偶尔发生。

作者: 李银河

温饱是民生问题,性需求也是民生问题。我们不应当反性禁欲,就像我们不应当反对吃饭压制食欲一样。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性欲,就像用管制手段审查人的食欲一样荒诞。

原文: 不负这个时代 一一 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 泡泡网 (墙外链接)

对自由的渴望是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觉醒的标志。而在一个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信息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由的缺失。就像鱼缸里的鱼、羊圈里的羊认为鱼缸就是大海、羊圈就是世界一样,在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中行走的人们,也认为他们所见的信息就是宇宙全部的真相。

作者: 中国青年报 兰天鸣

王锦兰离婚后不久,法院送传票的人登门造访了。她忽然成了欠人钱财的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