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李银河

过去的日子像那本被撕得残缺不全的旧日历,静静躺在墙角,黯然失色。每念及此,心中常常怅然若失。人生不就是这样无奈,日子不就是这样平淡无奇地过去了么?

日子平淡地过去,唯有内心天天风暴,日日波澜。我暗自在内心对美与爱紧追不放,在生活看去平静波澜不惊的水面之下,汹涌着内心的暗流。湍急,不安,陶醉,忘乎所以。

人到了一个岁数,肉身从生活中淡出,只剩下内心世界。这内心的生活是惬意的,可以随心所欲不逾矩。孔老夫子的七十境界啊。圣人就是圣人,所言不虚啊。

审美从来只是发生在精神领域之事,所以可以尽情地享用,音乐美术,文学艺术,还有哲思。与所有已逝和存世的优异人物在精神上交流聚餐,尽情享用他们智慧的头脑所想出来的一切精华,心中常怀感激,眼中常有泪光。看到一本好书一个好电影的日子,暂时变得不再平淡无奇。

爱情也主要是发生在精神领域之事,并不会因为肉身的缺席而兴味索然。按照最新的时髦理论,人类最主要的快感器官并不是生殖器,而是大脑——连性都如此,何况爱乎?仅仅在精神领域,人就可以完整地经历爱与被爱,上演所有的爱情悲喜剧。据说人在不久将来可以跟机器人谈恋爱了,那就会是身心的共同经历了,肉身都不必再缺席。只是想象一下此情此景,就令人怦然心动。

生活像流水,不露痕迹地悄然而逝,唯有人的内心偶尔掀起惊涛骇浪,或者一点小小的波澜。这就是人生的大致情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