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不喜欢傻乎乎的天真,我又想要保持纯洁的本性,我自己也感觉这很纠结,不过现在我渐渐明白了二者其实并不矛盾,因为真正难得的品质,是 “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