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作者:古斯塔夫·勒庞

阅毕于:2018-09-05

代译序

由于这种简单化的思维方式, 群体并不认为真理, 尤其是 "社会真理", 是只能 "在讨论中成长" 的, 它总是倾向于把十分复杂的问题转化为口号式的简单观念. 在群情激奋的气氛中的个人, 又会清楚地感到自己人多势众, 因此, 他们总是倾向于给自己的理想和偏执赋予十分专横的性质.

约束个人的道德和社会机制在狂热的群体中失去了效力.

在摆脱了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之后, 会产生出一种暴烈, 短暂但又巨大的能量.

在同人类的各种作为文明动力的感情的对抗中, 理性在大多数时候都不是赢家. 这也是那些高深莫测的哲学或科学观念在面对群体 (不管其中的个人有多么高的智力水平) 时, 必须使它们低俗化和简单化的原因.

"说理与谁战胜不了一些词语和套话", 并不全是宣传者的过错, 因为这些东西是 "和群体一起隆重上市的". 这些在群体中产生了广泛影响的观念, 其威力只同它所唤醒的形象而不是它们的真实含义有关. 只在这些避免了分析和批判的观念, 才能在群体眼里具有自然甚至是超自然的力量, 让群体 "肃然起敬, 俯首而立", "它们在人们心中唤起宏伟壮丽的幻象, 也正是它们含糊不清, 使它们有了神秘的力量.

那些详加分析便会歧义纷呈的观念——例如民主, 社会主义, 平等, 自由等等——所以具有神奇的威力, 只是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空洞的政治口号——各种极不相同的潜意识中的抱负及其实现的希望, 好像全被它们集于一身.

在观念简单化效应的作为下, 凡是抱着怀疑的精神, 相信在政治和社会剖极不易发现 "确定性真理" 的人, 尤其是一个习惯于用推理和讨论的方式说明问题的人, 在群体中是没有地位的; 当面对群情激奋时, 他尤其会和出苍白无力的感觉: 因为他意识到他要与之作对的, 不仅仅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而且学有 "多数的力量", 还有贯彻这种行为时的偏执态度.

怀疑造成的不明确性, 不但不会让群众喜欢, 而且有可能使他们生出足以致人死命的愤怒.

群体要想成为历史变迁的主角, 它必须多多少少 "为信仰而战", 也就是说, 它的形成必须是为了某些简单而明确的信仰.

如果我们承认, 个人只不过是为所谓社会或国家这些更高实体的目的而服务的工具, "极权主义政体很多使我们害怕的特点便必定接踵而至. 从集体主义立场出发而产生的不容忍和残酷地镇压异己, 完全不顾个人的生命和幸福, 都是这个基本前提的根本的和不可避免的后果."

群体的心理过程中并没有多少的逻辑成分, 在超出自己熟悉的生活范围之外, 他也不具备多少经验和合理的批评能力, 而这正是一些别有所图的个人或集团赢得群众信任的一个要件.

独裁者总是让人们相信, 领袖是万能的.

前言

有时不真实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包含着更多的真理.

导言: 群体的时代

群体不善推理, 却急于采取行动. 它们目前的组织赋予了它们巨大的力量. 我们目睹其诞生的那些教条, 很快也会具有旧式教条的威力, 也就是说, 不容讨论的专横武断的力量. 群众的神权就要取代国王的神权了.

群体有着纯粹的破坏性,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迄今为止, 彻底摧毁一个破败的文明, 一直就是群众最明确的任务.

创造和领导着文明的, 历来就是少数知识贵族而不是群体. 群体只有强大的破坏力.

由于群体的力量有着纯粹的破坏必, 因而他们的作用就像是加速垂危者或死尸解体的细菌. 当文明的结构摇摇欲坠时, 使它倾覆的总是群众. 只有在这个时刻, 他们的主要使命才是清晰可辨的. 此时, 人多势众的原则似乎成了唯一的历史法则.

关注群体心理的重要性:

不管情况如何, 我们注定要屈从于群体的势力, 这是因为, 群体的眼光短浅, 使得有可能让它守规矩的所有障碍已经被一一清除.

从事实的角度看, 世上的一切伟人, 一切宗教和帝国的建立者, 一切信仰的使徒和杰出政治家, 甚至再说得平庸一点, 一伙人里的小头目, 都是不自觉的心理学家, 他们对于群体性格有着出版本能但往往十分可靠的了解. 正是因为对这种性格有正确的了解, 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确立自己的领导地位.

第一卷 群体心理

第一章 群体的一般特征

一群人的聚集并不能形成一个群体, 群体也不一定由聚集在一起的人构成:

自觉的个性的消失, 以及感情和思想转向一个不同的方向, 是就要变成组织化群体的人所表现出的首要特征, 但这不一定总是需要一些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地点. 有时, 在某种狂暴的成型——譬如因为国家大事——的影响下, 成千上万孤立的个人也会获得一个心理群体的特征.

群体中个人的行为方式, 会表现得与他们一人独处时有明显的差别:

构成这个群体的个人不管是谁, 他们的生活方式, 职业, 性格或智力不管相同还是不同, 他们变成了一个群体这个事实, 便使他们获得了一种集体心理, 这使他们的感情, 思想和行为变得与他们单独一人时的感情, 思想和行为颇为不同.

产生这些差别的原因:

  1. 暴力与无责任感:

即使仅从数量上考虑, 形成群体的个人也会感觉到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 这使他敢于发泄出版本能的欲望, 而在独自一人时, 他是必须对这些欲望加以限制的. 他很难约束自己不产生这样的念头: 群体是个无名氏, 因此也不必承担责任. 这样一来, 总是约束着个人的责任感便彻底消失了.

  1. 感受的传染:

在群体中, 每种感情与行动都有传染性, 其程度中心使个人随时准备为集体利益牺牲他的个人利益. 这是一种与他的天性极为对立的倾向, 如果不是成为群体的一员, 他很少具备这样的能力.

  1. 易受暗示:

有时只消一句悦耳的言辞或一个被及时唤醒的形象, 便可以阻止群体最血腥的暴行.

有意识人格的消失, 无意识人格的得势, 思想和感情因暗示和相互传染作用而转向一个共同的方向, 以及立刻把暗示的观念转化为行动的倾向, 是组成群体的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

群体的破坏性不等同于暴力, 有时破坏以更文明的形式发生.

在 1789 年 8 月 4 日那个值得纪念的晚上, 法国的贵族一时激情澎湃, 毅然投票放弃了自己的特权, 他们如果是单独考虑这事, 没有一个人会表示同意.

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 但是从感情及其激起的行动这个角度看, 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 这全看环境如何. 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

第二章 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

1. 群体的冲动, 易变和急躁

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反应行为的能力, 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

刺激群体的因素多种多样, 群体总是屈从于这些刺激, 因此群体也极为多变.

就像野蛮人一样, 它不准备承认, 在自己的愿望和这种愿望的实现之间会出现任何障碍, 它没有能力理解这种中间障碍, 因为数量上的强大使它感到自己势不可挡.

2. 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

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使得神话中的情节没有任何可信度可言. 但是研究神话并非毫无意义:

我们想要知道的, 是我们的伟人在大众神话中呈现什么形象. 打动群体心灵的是神话中的英雄, 而不是当时的真实英雄.

3. 群体情绪的夸张与单纯

简单而夸张的感受总是更容易在群体中传播.

群体情绪的简单和夸张所造成的结果是, 它全然不知怀疑和不确定性为何物. 它就像女人一样, 一下子便会陷入极端. 怀疑一说出口, 立刻就会成为不容辩驳的证据.

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 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 希望感动群体的演说家, 必须出言不逊, 信誓旦旦. 夸大其辞, 言之凿凿, 不断重复, 绝对不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

对于他们自己的英雄的感情, 群体也会作出类似的夸张. 英雄所表现出来的品质和美德, 肯定总是被群体夸大. 早就有人正确地指出, 观众会要求舞台上的英雄具有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勇气, 首先和美好品质.

4. 群体的偏执, 专横和保守

群体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提供给他们的各种意见, 想法和信念, 他们或者全盘接受, 或者一概拒绝; 将其视为绝对真理或绝对谬论.

对何为真理何为谬误总是心存怀疑, 别一方面, 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强大, 群体便给自己的理想和偏执赋予了专横的性质.

然而, 如果以为群体中的革命本能处在主导地位, 那就完全误解了它们的心理. 在这件事上使我们上当的, 不过是它们的暴力倾向. 它们的反叛和破坏行为的爆发总是十分短暂, 群体强烈地受着无意识因素的支配, 因此很容易屈从于世俗的等级制, 难免会十分保守. 对它们撒手不管, 它们很快会对混乱感到厌倦, 本能地变成奴才.

5. 群体的道德

如果 "道德" 一词指的是持久尊重一定的社会习俗, 不断抑制私心的冲动, 那么显然可以说, 由于群体太好冲动, 太多变, 因此它不可能是道德的. 相反, 如果我们把某些一时表现出来的品质, 如舍己为人, 自我牺牲, 不计名利, 献身精神和对平等的渴望等, 也算作 "道德" 的内容, 则我们可以说, 群体经常会表现出极高的道德.

第三章 群体的观念, 推理和想象力

1. 群体的观念

观念只有采取简单明了的形式, 才能被群体所接受, 因此它必须经过一番彻底的改造, 才能变得通俗易懂.

2. 群体的理性

群体推理的特点, 是把彼此不同, 只在表面上相似的事物搅在一起, 并且立刻把具体的事物普遍化.

群体接受的判断, 可以视为一种强加的因果或比喻.

有些意见轻而易举就得到了普遍赞同, 更多的是因为大多数人感动, 他们不可能根据自己的推理形成自己的独特看法.

3. 群体的想象力

正像缺少推理能力的人一样, 群体形象化的想象力不但强大而活跃, 并且非常敏感. 一个人, 一件事或一次事故在他们头脑中唤起的形象, 全都栩栩如生.

所有重大的历史事件, 佛教,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兴趣, 宗教改革, 法国大革命, 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社会主义的可怕入侵, 都是因为对群体的想象力产生强烈影响所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的后果.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 并不是事实本身, 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如果我表明看法的话, 我会说, 必须对它们进行浓缩加工, 它们才会形成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形象. 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 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第四章 群体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

这种感情有着十分简单的特点, 比如对想象中某个高高在上者的崇拜, 对生命赖以存在的某种力量的畏惧, 盲目服从它的命令, 没有能力对其信条展开讨论, 传播这种信条的愿望, 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 这种成型所涉及的不管是一个看不见的上帝, 一具木头或石头偶像, 或是某个英雄或政治观念, 只要它具有上述特点, 它便总是有着宗教的本质.

一切宗教或政治信箱的创立者之所以能够立住脚, 皆因为他们成功地激起了群众想入非非的感情, 他们使群众在崇拜和服从中, 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偶像赴汤蹈火.

一切政治, 神学或社会信条, 要想在群众中扎根, 都必须采取宗教的形式——能够把危险的讨论排除在外的形式.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第一章 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中的间接因素

1. 种族

勒庞认为一个文明的一切成分, 都仅仅是民族气质的外在表现.

2. 传统

传统代表着过去的观念, 欲望和感情. 它们是种族综合作用的产物.

他们能够轻易给传统造成的变化, 如我一再指出的那样, 仅仅是一些名称和外在形式而已.

3. 时间

时间是形成影响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4. 政治和社会制度

根据勒庞的看法, 制度是民族性格的使然, 制度本身不能改变任何东西.

一个民族并没有真正改变其各种制度的能力. 毫无疑问, 以暴力革命为代价, 它可以改变其名称, 但是其本质依然如故.

决定着各民族命运的是它们的性格, 而不是它们的政府.

5. 教育

教育既不会使人变得更道德, 也不会使他更幸福; 它既不能改变它的本能, 也不能改变他天生的热情, 而且有时——只要进行不良引导即可——害处远大于好处.

法国的学校不是让人为生活作好准备, 而是只打算让他们从事政府的职业, 在这个行当上取得成功, 无需任何必要的自我定向, 或表现出哪怕一点个人的主动性. 这种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创造出一支无产阶级大军, 他们对自己的命运忿忿不平, 随时都想起来造反. 在最高层, 它培养出一群轻浮的资产阶级, 他们既多疑又轻信, 对国家抱着迷信般的信任, 把它视同天道, 却又时时不忘对它表示敌意, 总是把自己的过错推给政府, 离了当局的干涉, 他们便一事无成.

国家用教科书制造出这么多有文凭的人, 然而它只能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 于是只好让另一些人无事可做. 因此, 它只能把饭碗只给先来的, 剩下的便全都成了它的敌人.

第二章 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

1. 形象, 词语和套话

最不明确的词语, 有时反而影响最大. 例如像民主, 社会主义, 平等, 自由等等.

正是这些词语的含义不清, 使它们有了神秘的力量.

当群体因为政治动荡或信仰变化, 对某些刻度唤起的形象深感厌恶时, 假如事物因为怀传统结构紧密联系在一起而无法改变, 那么一个真正的政治家的当务之急, 就是在不伤害事物本身的同时赶紧变换说法.

2. 幻觉

哲学不管取得了多大进步, 它迄今仍没有给群众提供任何能够让他们着迷的理想. 然而群众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幻想, 于是他们更像趋光的昆虫不要问, 本能地转向那些迎合他们需要的巧舌如簧者.

如今社会主义为何如此强大, 原因就在于它是仍然具有活力的最后的幻想. 尽管存在着一切科学证据, 它依然继续发展. 它的主要力量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 即它的鼓吹者是那些非常无视现实, 因而敢于向人类承诺幸福的人.

3. 经验

经验几乎是唯一能够让真理在群众心中牢固生根, 让过于危险的幻想归于破灭的有效手段. 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经验必须发生在非常大的范围, 而且得一再出现.

4. 理性

理性的消极影响:

讲究逻辑的头脑, 惯于相信一系列大体严密的认证步骤, 因此在向群众讲话时, 难免会借助于这种说服的方式, 他们面对自己的论证不起作用, 总是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章 群体领袖及其说服的手法

1. 群体的领袖

只要有一些生物聚焦在一起, 不管是动物还是人, 都会本能地让自己处在一个头领的统治之下.

群体就像温存的羊群, 没了头羊就会不知所措.

所谓的信仰, 它能让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

2. 领袖的动员手段: 断言, 重复和传染

断言:

作出简洁有力的断言, 不理睬任何推理的证据, 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的最可靠的办法之一.

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 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 它就越有威力.

重复:

重复使得得到断言的事情被当作真理接受.

传染:

当意见流行起来, 就可以启动强大的传染过程.

3. 名望

名望是某个人, 某本著作或某种观念对我们头脑的支配力. 这种支配会完全麻痹我们的批判能力, 让我们心中充满惊奇和敬畏.

名望的特点就是阻止我们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 让我们的判断力彻底麻木.

每个成功者, 每个得到承认的观念, 仅仅因为成功这一事实, 便不再受到人们的怀疑.

第四章 群体的信念和意见的变化范围

1. 牢固的信念

一切普遍信念不过是一种虚构, 它唯一的生存条件就是它不能受到审察.

新的教条一旦在群体的头脑中生根, 就会成为鼓舞人心的源泉, 它由此会发展出各种制度, 艺术和生活方式. 在这种环境之下, 它对人们实行着绝对的控制. 实干家一心要让这种普遍接受的信仰变成现实, 立法者一心想把它会计实行, 哲学家, 艺术家和文人全都醉心于如何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它, 险些之外再无他想.

不过, 提比略, 成吉思汗和拿破仑都是可怕的暴君, 但是躺在坟墓深处的摩西, 佛祖, 耶稣和穆哈默德, 对人类实行着更深刻的专制统治. 利用密谋可以推翻一个暴君, 而反对牢固的信念又有什么可资利用? 在同罗马天主教的暴力对抗中, 最终屈服的是法国大革命, 尽管群体的同情显然是在它这一边, 尽管它采用了像宗教法庭一样无情的破坏手段. 人类所知道的唯一真正的暴君, 历来就是他们对死人的怀念或他们为自己纺织出来的幻觉.

2. 群众意见的多变

一切与民族的普遍信念和情感相悖的菏, 都没有持久力, 逆流不久便又回到主河道.

群体中易变的意见正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多, 因为:

  1. 普遍信仰的衰落

普遍信仰的衰落, 为一大堆既无历史也无未来的偶然意见提供了场所.

  1. 群众势力的崛起

群众势力在不断增长, 这种势力越来越没有制衡力量. 我们已有所了解的群体观念的亟其多变这一特点, 得以无拘无束地表现出来.

  1. 媒体的兴起

意见传播的加快.

在政治事务上不可感情用事, 过去这样说也许还算正确, 但是当政治越来越受到多变的群众冲动的支配, 而他们又不受理性的影响, 只受情绪支配时, 还能再这样说吗?

不存在任何引导意见的力量, 再加上普遍信仰的毁灭, 其最终结果就是对一切秩序都存在着极端分歧的信念, 并且使群众对于一切不明确触及他们利益的事情, 越来越不关心. 对社会主义之类的信条的探究, 只在很没有文化的阶层如矿山和工厂工人之间, 能够找到信誓旦旦的拥护者. 中产阶级的下层成员以及受过一些教育的工人, 不是变成了彻底的怀疑论者, 就是抱着极不稳定的意见.

第三卷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第一章 群体的分类

勒庞把群体分为同质性群体和异质性群体.

第二章 被称为犯罪群体的群体

第三章 刑事案件的陪审团

第四章 选民群体

对于竞选对手, 必须利用断言法, 重复法和传染法, 意图让人确信他是个十足的无赖, 他恶行不断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为任何表面证据而费心是没有用处的. 对手如果不了解群体心理, 他会用各种论证为自己辩护, 而不是把自己限制在只用断言来对付断言, 如此一来, 他也就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了.

候选人写成文字的纲领不吉过于绝对, 不然他的对手将来会用它来对付他. 但是在口头纲领中, 再夸夸其谈也不过分. 可以毫无惧色地承诺最重要的改革. 作出这些夸张能够产生巨大的效果, 但它们对未来并没有约束力, 因为这需要不断地进行观察, 而选民绝对不想为这事操心, 他并不想知道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在实行他所赞成的竞选纲领上走了多远, 虽然他以为正是这个纲领使他的选择有了保证.

一种文明的伟大, 如果依靠仅仅以人多势众的低劣成员的选票, 是无法让人放心的.

第五章 议会

偶尔也有智力高强, 受过高等教育的领袖, 但是具备这种品质通常对他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如果他想说明事情有多么复杂, 同意作出解释和促进理解, 他的智力就会使他变得宽宏大量, 这会大大削弱使徒们所必需的信念的强度与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