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少人都有一个遭遇,就是不仅难以与父辈言政治,与同辈也多难以言政治。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政见不一,政见分歧,而实质不是。难以相言的实质是处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他们之间的相异是不同历史时代的分野;一边是已进入现代国家观念:个人与社会先于国家,所有个人普遍的权利、尊严与幸福首先需要得到保障与尊重,否则就是国家失职乃至失去合法性;一边是还滞留在古代国家观念:国家先于个人与社会,无国便无家,所以国家利益、国家强大比个人幸福、权利和尊严更重要,若个人、家庭的幸福有所改善,则是国家的莫大恩赐,理当感恩戴德。国人中只有少数真正持现代国家理念,而大多数恐怕还持后一种国家观。开启现代性的启蒙运动的一个基本工作就是,通过追问与确立个人之自由权利,最终确立现代国家理念,厘定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从而把人类带进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仍需大启蒙。这是在国学热的今天不可不清醒与坚守的一个方向。

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 黄裕生

个人和社会先于国家,保护和保障公民的权利、尊严和幸福是国家应有的职责,如果国家做不到或做不好,那就是国家的失职和其合法性的流失。这是现代国家的基本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