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lter tag: 小说

Author: 冯骥才

几年过去了,矮男人还是单身一人,只在周日把托养在别处的孩子接来团聚。每逢雨天打伞上班时,他仍旧半举着伞。人们觉得那伞下好像有长长的一大块空间,空空的,世界上任什么东西也填补不上。

Author: 刘慈欣

我知道已被忘却

太阳系的往事太久太久

但那一时刻要叫我一声啊

当鲜花重新挂上枝头

Author: 美 欧亨利

一块八毛七分钱。全在这儿了。其中六毛钱还是铜子儿凑起来的。这些铜子儿是每次一个两个地向杂货铺、菜贩和肉店老板那儿死乞白赖地硬扣下来的;人家虽然没有明说,但德拉总觉得自己这种掂斤播两的举动未免太吝啬,当时她的脸都躁红了。德拉数了三遍。数来数去还是一块八毛七分钱,而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Author: 佚名

后来,擅长考试的老张很快拿到了教师资格证书,并且评上了中高的职称。正如何方当初说的那样,感情和工作是一回事,要讲究水到渠成的缘分。老张再婚的那天,还接到了余雨的电话。余雨说,当初是自己不懂事,对不起老张。如今她只有祝福他。电话这头的老张笑一笑,宽厚地说:没事儿,都过去了。对了,安安很喜欢她阿姨,你放心。你也要幸福。

最后,老张愿大家世事静好,平安喜乐。